乔丹鞋引发的血案 赃钱曾支撑球鞋行业

2013-10-12 10:54:36 来源:互联网

文/Rick Telander

译/kewell

1989年5月2日,马里兰州安娜兰多郡米德高中的九年级生,15岁的迈克尔-尤金-托马斯遭人扼杀。犯下一级谋杀重罪的詹姆斯-大卫-马丁只有17岁,他喜欢打篮球,在杀了托马斯之后,抢走了他脚上那双买了两个星期的新款乔丹鞋,把他的尸体抛在学校附近的丛林里。

 

托马斯的偶像是迈克尔-乔丹,他也喜欢收藏乔丹鞋,每天晚上都会仔细做保养。那双球鞋的鞋盒都被他完好保存,盒面上印着乔丹的头像,买鞋的收据也收在里面。那双鞋的标价是115.5美金。

“我们告诉过他别穿这双鞋去学校,”迈克尔的奶奶说,“也许有人会起邪念。他说,‘奶奶,要想抢走我这双鞋,他们得杀了我才行。’”

* * * *

在公牛开始训练之前,迈克尔-乔丹坐在自己的更衣室前。他穿着训练服,一双黑色的乔丹鞋,和托马斯的那双很像,只是乔丹的这双上写了“23”的数字。乔丹在鞋带上放了束带器,免得鞋带散开。乔丹鞋都带了两个塑料的束带器,假如那些孩子知道乔丹会用,那他们肯定会纷纷效仿。

更衣室外挤满了球迷、记者和一些想来占便宜的商人,但乔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一位记者给他看了托马斯被杀的报道。那一刻乔丹看上去要哭出来了,他一直精心注意保护自己的形象,他拒绝去任何可能有损他形象的地方。从球场到家里,从慈善到高尔夫,乔丹都带着完美的偶像光环。

“我简直无法相信。”乔丹低声说道,“竟然被他朋友活活勒死。”他深深叹了口气,汗从鬓角流了下来。

他问记者这样类似的犯罪还有没有,别人告诉他还有很多。不光是乔丹鞋,其他球星代言的品牌也有,其它运动装备也有。这些东西都是乔丹和那些运动员鼓励美国青少年去买的。

这样的谋杀确实不是新闻。1983年,14岁的德维特-达科特在巴尔的摩一所高中的走廊里遭枪杀,对方只是想要达科特身上那件乔治城大学的夹克衫。1985年,13岁的肖恩-琼斯在底特律遭5个青年枪杀,脚上的斐乐运动鞋被抢走。

那之后,类似案件越来越多,1988年1月,休斯敦一位14岁的少年用一把屠刀刺死了22岁的埃里克-阿伦,两人之前曾为一双网球鞋发生争执。7个月后,一个男人持枪抢劫了一位17岁男孩的奔驰帽子和Aiva运动鞋,并将他打死。男孩的朋友,25岁的卡尔-米德勒布鲁克斯骑着车逃跑了。1989年11月,底特律凯特灵高中的橄榄球校队四分卫拉海姆-威尔斯被六个少年谋杀,他的耐克鞋被抢走。

一个月后,乔治亚州17岁的泰隆-布朗头部中枪,他身上的钱、可卡因和穿的球鞋都被两个熟人给抢走。而8月在巴尔的摩,18岁的罗内尔-瑞吉威穿的40美金的裤子被抢走,然后被枪打死;3月,费城西部一所高中的十年级生克里斯-邓比因为自己脚上崭新的耐克鞋而被抢劫枪杀。

1989年4月,16岁的约翰尼-贝兹在休斯敦被17岁的德梅特里克-沃克枪杀,因为约翰尼不愿交出自己的乔丹鞋。次年3月,德梅特里克被判无期徒刑。检察官马克-文森说:“我们让运动装备变成了奢侈品,这才导致了这些谋杀案的发生。”

* * * *

乔丹摇了摇头。

“我以为我尽力帮助他人,就能够传达足够积极的讯息。”他说,“我以为人们会效仿我做过的好事,致力于变成更好的人。我从来没想过我代言的一双鞋,或者其它任何品牌,能让人们互相伤害。每个人都喜爱被崇拜,但看到这些孩子自相残杀——”他停顿了一下,“我想我得重新审视一些价值观了。”

我们都有必要这样做。这个国家对于华丽架子的看重要多于本质和深度,运动鞋和装备行越来越火爆,1990年名牌球鞋的年销售额达到55亿美金,其它运动装备的也达到20亿美金。

近几个月,耐克这样的龙头企业,以及其它市场占有度较小的如锐步、阿迪、匡威、斐乐、彪马等品牌都遭到舆论批评,他们为品牌营销而创造出太多虚拟的奢华价值,并且愿意与毒贩、黑帮同流合污。而在那些经济状况一团糟的城市里,贫穷的黑人小孩便为了这些所谓的时尚和品位爆发了犯罪潮流。

亚特兰大警方称近4个月处理了超过50件与体育装备有关的抢劫案。2月,19岁的卡尔文-沃什在西芝加哥中央公园大道上被开着一辆篷车的两名青年抢劫,要求沃什交出身上穿的辛辛那提孟加拉队的夹克衫。沃什开始反抗,结果被人从后背开了一枪。

芝加哥的探长迈克尔-查森在四区主管暴力犯罪,他说在这四区里基本每个月都会有50件关于球鞋或者夹克衫抢劫的报案。“当你想想案件本身——抢人家的衣服——真的很原始。”他说。

但对这些罪犯来说,抢到的不止是衣服,而是地位。这个社会里,穷人阶层不管是经济环境还是道德层次都非常低劣,有些人甚至认为一双鞋的价值大于一条人命。造成这种情况的直接原因之一是这些运动品牌公司,他们那些造价数百万的广告,请来巨星作为代言人,而产品的定价远远高于本身的价值,而它们的包装也过于华丽。

这些商品能满足人的自尊心。“没人会对这类暴力事件负责。”芝加哥西蒙高中的孝章帕特里夏-格拉汉姆说,“这是环境的产物。这需要培养人们的价值观,现在社会价值观太混乱了,所以才让这些东西被人看重。”

流言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