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选手面对艰难选择 回家种地还是继续骑行

2013-09-18 17:47:24 来源:互联网

  回家种地还是继续骑行?这对全运会自行车选手白月和她家人是个左右为难的问题,也是中国竞技体育塔基底部人才窘境的真实写照。

  有些不忍讲述她的故事,但又不得不直面这残酷的现实。本届全运会山地车项目的首个比赛日,一个肤色黝黑的短发姑娘失落地跨在自行车上,一旁的母亲轻抚着她的头,望着无声泪流的女儿默默无言。

  “没想拿金牌,哪怕拿一块奖牌也好,咱也有这能力,结果大腿拼抽筋了,太遗憾了!”白月不停地叹气,作为辽宁人,她7年前开始进入山西队训练,“这7年遭的罪有多苦、多累,我都记不清了,本以为这次家门口能拿个好成绩,最好的机会失去了!”

  长年训练在她的身上留下了随处可见的摔伤疤痕,裸露的皮肤和衣服护住的部分形成了鲜明的黑白对比。妈妈刘忠党和姨妈刘敬党在一旁悄悄地安慰着:“没事儿,别往心里去,下届再冲一次!”

  “太累了,实在熬不住了!”长久的低头沉默无言后,又是一声叹息。4年一个周期,对于白月来说是又一次残酷的“轮回”,而她“奢侈”的平凡梦想只是一块奖牌,这意味着不错的物质奖励和一份稳定的未来。

  “我们都是农民,孩子从小体育好,只能梦想着通过这个出人头地!”刘忠党说,女儿11岁就离家进了体校,过年能回来几天就不错了,每次回来都抢着干农活。为了培养孩子,靠种地为生的他们没少咬牙投入,孩子自己也争气,很少向家里伸手。这次,全家都提前一天赶来为女儿加油。

  “我们是不是来错了?给孩子心理太大压力了?”刘忠党似乎在问记者,又好像在自言自语,在这个普通母亲心里,女儿的成绩和前途是她最大的牵挂:“咱没文化、没能力、没关系,只能靠孩子自己,如果比赛拼不出成绩,最后还得回家种地不是?”

  在全运会最后一个比赛日的女子公路个人赛中,白月依旧未能收获一枚奖牌。记者不禁回想起白月母亲那句淳朴的恳求:“能不能帮呼吁下,哪个好心人能帮帮咱的孩子!”

  对于许多像白月一样的运动员来说,四年一届的全运会也是他们的“青春赌局”。金牌的背后不仅是“金牌GDP”的较劲,更写着他们无奈的命运交响曲。

流言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