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意大比拼:巴洛特利的微笑和麦卡特尼的歌唱

2012-12-02 21:34:41 来源:互联网

  迪亚曼蒂骗过乔哈特轻松射进点球,英格兰人的大赛雄心便被这个曾效力过英超铁锤帮的意大利人又一次锤成齑粉。

  点球决胜因承载过度的悲喜,向来被认为是人生不可承受之残酷时刻,只是这一回,我是如此期待它的来临。理由只是在白开水一般无味的2012欧洲杯赛场,这场迄今唯一一场不进球的比赛却是少有能让电视前困倦的球迷感觉心肝一颤的碰撞,我希望它尽可能地得以延长。

  这是一届功利渗透进每一个毛孔的欧洲杯,回望刚刚过去的二十八战,名局罕有,犬儒却盛行。在黑暗的背景下,竟是最有保守主义传统的意大利接连奉献开放的足球。人生的无常与吊诡,无出其右。

  意大利人华丽转身,源自普兰德利的不懈推手。普兰德利,这个在意大利被公认的好男人,曾因对他的太太玛努埃拉女士至死不渝的爱情,感动过意大利和欧足联,今日,他又以对一支十年来最平民化的意大利队注入勇气和决心的方式,一点点为意大利足球正名。

  二十多年前的意甲,曾给予我最初的足球启蒙。一如少年时代的恋情,爱得越深沉,伤痛才会越强烈。在过去十年里,我像森林里反对每一颗火星的犀牛一样,执拗地站在意大利足球的对面。

  但这一夜,德罗西风萧萧兮的暴力射门,皮尔洛举重若轻的勺子点球,以及站在12码处嘴角浮现出蒙娜丽莎神秘微笑的永远的巴神,让我开始重新相信爱情。

  有勇气无功利,防守却不保守,朴实的外表下,总有想象力夺权时刻。这样的意大利,方能匹配少年时代的印象。意大利人,也以变革与勇气,否定了大赛中惟有功利方能功德圆满的悖论,收获了属于他们的四强席位的褒奖。

  而英格兰,则又一次被阻于12码之外。

  如果将标准放低,对比前两届大赛的表现,霍奇森麾下这支史上唯一一支非“史上最好的英格兰队”,其实亦有值得夸耀之处。与法国队的大巴之战,或会让英超支持者们吐槽十年,但足球的编年史同样不会遗忘英格兰人在与瑞典比赛时奉献的青春暴力美学。只可惜,习惯于率弱旅保级的霍奇森,没有勇气走完最后一程。

  卡罗尔让英迷重温英式足球古典中锋的韵味,沃尔科特在宿命之战中的重生,还有张伯伦因年轻让人继续保持对昔日欧文的追忆,以上种种,已让英足总又一次迫不及待地憧憬下一回,足够让舰队街准备炮制下一个史上最强的英格兰。

  就连央视著名诗人贺炜也在比赛最后时刻激情吟诵麦卡特尼写给母亲的名曲“Let It Be”,但那一刻,我以为保罗1989年在安菲尔德的歌唱更为恰当,那是在希斯堡惨案悼念仪式上,一曲《默西郡的摆渡人》唱得利物浦肝胆欲碎。

  惟有痛彻心扉,方有转机升起的希望。昔日被抛弃于欧洲足球之外的英甲,早已以英超之名在绝望中完成重生。但英格兰,这个自1966年世界杯之后便游荡于国际足球光环之外的永远的孤儿,还需要在点球决战中输过多少次,才会明白12码处的沉浮,真的不仅仅只关乎运气。


分享到: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