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格為何自斷「左右手」?

2017-08-28 16:03:52 来源:互联网

最蹊蹺的就是這個正選

  阿仙奴在晏菲路遭到利物浦四球血洗,賽後,球員和教練都成為了眾矢之的,很多球迷都對這場比賽球員渙散的狀態表示看不懂,但首先最讓人看不懂的,是雲格的排兵佈陣。

  今季兩名表現出色的新援,哥拉辛拿斯和拿卡錫迪在這場至關重要的比賽中,都被摁到了後備席上。

  哥拉辛拿斯的表現有目共睹,阿仙奴戰勝車路士奪得社區盾,以及阿仙奴4-3戰勝李斯特城他都立下了汗馬功勞。

  而拿卡錫迪的護球推進能力並不比韋碧克差,射術、單刀嗅覺和身體協調性更是比他高了兩個檔次,然而卻枯坐後備席。

  要知道,雲格的用人風格,向來是逮住一個好球員往死裡用的那種,當年的韋舒亞和艾沙雲快被用廢了也不給輪換。作為對比,上個賽季山齊士唯一沒有全勤的英超賽事,就是對利物浦的比賽――那次是對他提前退訓的內部懲罰。

  那麼雲格為何寧願排出蒙利爾的組合,甚至讓比拿連打他不習慣的左路,也不上哥拉辛拿斯呢?背後的原因耐人尋味。

  此外,兩名很可能在這個轉會窗關閉前離隊的球員――張伯倫和山齊士,都獲得了正選機會,也令人看不懂。

  另外一個蹊蹺的點在於,梅斯達菲的轉會。

  上個賽季雲格力主引進的梅斯達菲,一直被視作阿仙奴上個賽季最佳收購。但就在上週轉會窗結束前,突然要轉會到國際米蘭了,而且還是減價價轉會,這場比賽他被放在後備席上也是一個側證。(消息來源:迪馬濟奧,《鏡報》阿仙奴記者John Cross以及意大利天空體育 )

  在這個魯迪格賣4000萬英鎊,雲迪積克賣7000萬英鎊的市場下,在剛剛賣了基比爾包列斯達的情況下,阿仙奴突然賤價出售拿過世界盃的,年僅25歲的德國國家隊第一後備中堅(魯迪格的順位在他之後)梅斯達菲,實在過於蹊蹺,耐人尋味的是,前不久雲格接受採訪時還表示:「我對轉會沒有最終拍板權」。

  聯想到去年雲格一直在賽季中途十分猶豫是否要續約,以及雲格和阿仙奴CEO加齊迪斯就設立足球總監一事的兩不相讓,最終以雲格強硬表態逼加齊迪斯讓步結束,可以感覺到雲格和高層的關係遠沒有他們在官網上貼出來的那樣和睦。

  回到比賽場上,阿仙奴全隊都如同夢遊或許可以這樣解釋:

  你公司兩個上司打架,同時你的同事跳槽的跳槽,找下家的找下家,還有倆剛入職想好好工作的,因為站錯隊被派去刷馬桶了。然後這時候來了個大項目……

  一言以蔽之,軍心已亂,未戰先降。

  雲格和高層的三次博弈

  上個賽季,阿仙奴的諸多風波,表面是雲格和球迷之間的博弈,然而背後是阿仙奴高層和雲格的博弈。

  讓我們梳理一下時間線。

  從去年三月起,雲格和阿仙奴的續約開始有了進展,同時,以阿仙奴CEO加齊迪斯為首的高層便開始著手做兩件事情。

  一,準備開除雲格的多年心腹,阿仙奴的談判代表迪克-勞。

  二、準備設立足球總監,像許多歐洲球會那樣,把轉會的權力從主教練身上分出來,把雲格式的manager變成干地式的coach。

  也正是在此時,阿仙奴和雲格的續約陷入了僵局。

  一個月後,天空體育名記Geoff Shreeves透露,雲格續約之所以遲遲沒有進展,是因為高層準備在夏天進行徹底的重建,包括球探、轉會、助教的徹底改造,他們在試探雲格對這種變革的接受程度。

  隨後,設立體育總監一職被雲格強力否決,而迪克勞也留了下來。

  但作為讓步,在雲格續約之後,加齊迪斯在團隊內設立了新職位,包括新的表現總監(體能師)Darren Burgess,以及前天空單車隊商務總監Huss Fahmy負責談判的後期細節。

  而這次包括梅斯達菲在內的離奇轉會,很可能又是一次高層和雲格之間的博弈。

  雲格已經失去了對更衣室的控制遭到逼宮?或者是,還是他在採取一些動作向高層示威?或許這周之內,真相就可以見分曉......
 

论坛精华